您的位置: 主页 > 平板知识 >古典与当代的微妙对照─从义大利米兰主教座堂看塞里亚泰教堂 >

古典与当代的微妙对照─从义大利米兰主教座堂看塞里亚泰教堂


2020-06-23


◎图文/谢伟士(建筑师)

历史上的基督徒可以合法地享有信仰自由,米兰是一个很大的转折点。因为西元313年罗马颁布了米兰诏书,让基督教在罗马帝国境内成为合法宗教。而今天位在米兰的主教座堂,规模、长度、高度都在世界上的古典教堂中名列前茅。1386年动工,耗费500多年兴建,高度超过108公尺的米兰主教座堂,到了1897年算阶段性完工,但这座以哥德式样为主的教堂,不断的增修、妆点,跨越了不同时期的文化与艺术。

500多年的兴建过程中,不断有新的增修观点,期间包含1805年拿破仑在这里加冕,宣布他兼任义大利国王后,要求教堂再进行润饰。当教堂勉强在19世纪末定型后,又得回头进行大规模的整修,一直修到二次大战后,继续针对1943年轰炸损害修复。

米兰主教座堂的建造材料,几乎全为白色大理石,中央主塔有着镀金圣母像,四周布满138座哥德式尖塔。布局上,西侧为主大广场,北侧是着名的艾曼纽二世拱廊,是1877年盖的玻璃顶盖购物长廊,组成一种线性活动的方式,围绕着坐东朝西的大教堂。

往北半小时车程有另一座2004年完工启用的教堂,也是整栋石材,却是红色;也是面前大广场,却是绿地;也充满尖塔冲上天际、却没有繁複的雕塑妆点;室内镀金的是吸音板,而不是圣母像;建造时间只有米兰主教座堂的1/50。既然到了北义大利,细细比较这两栋教堂,有着微妙的相似气味,却又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空间效果。

石头表现出时间的痕迹
米兰往北30分钟车程的贝加莫地区,是北义大利非常便捷的一个航空运输点,很多廉价航空都在这里转接。就在贝加莫机场跑道边,隔一个足球场,便可看见位在塞里亚泰(Seriate)的教堂,一座红通通的钻石形切割面的方印教堂。

塞里亚泰教堂现址旁有一座18世纪的圣亚历山大老教堂,1994年为了纪念出生在贝加莫的教宗圣若望23世,委託建筑师马里欧‧波塔设计新堂,选择在圣亚历山大老教堂东边空地,规划新的教区设施,包含主堂、神职人员办公、宿舍等。

不管是米兰主教座堂还是圣亚历山大教堂,都是灰白色的石头叠砌而成,也许因为岁月的关係,渐渐泛黄,但塞里亚泰新堂却是整座通红,主要是因为新堂採用当地的一种维罗纳石材,颜色红赭。红石头用在建筑物外墙的时候,加工成「劈凿面」,呈现石材的粗糙质感,在阳光下跳耀的阴影更能够显出时间的痕迹。室内则是把石材面打磨抛光,磨光后石头呈现出结晶粒的细緻质感。

古典与当代的微妙对照─从义大利米兰主教座堂看塞里亚泰教堂

历时500年兴建的米兰主教座堂

掌握石头的特性、呈现空间的特殊质感,是波塔建筑师的拿手绝活。在此之前他已经完成不少石材质感的教堂作品,像瑞士莫格诺教堂(Mogno)、法国埃夫里主教座堂(Evry Cathedral)等。他认为石头的意义其实是透明的,因为玻璃虽然看似透明,但当我们看一栋玻璃房子,并不让人觉得是真的透明,反而是光线穿过了玻璃,也照不出里面晦暗,没办法辨识玻璃后面到底是什幺?是旅馆吗?教堂还是工厂?也有可能是办公室。但当我们看着一面石头叠砌的墙却不一样,我们知道他的后面是城堡。

抬头看彷彿天开了
天然维罗纳红石组成25公尺长宽的塞里亚泰新堂,像只大印材经过钻石般切割,四个边分别被切成尖锐的高塔,塔上看不到哥德式样绵密的拱肋条,也没有雕像、甚至没有任何装饰,纯粹高高举起玻璃,让光线洒进会堂。如果这发生在米兰主教座堂,窗户免不了以彩绘玻璃方式贴满圣经故事图样,但这里没有,只是很单纯很直接的让光线透过玻璃,在会堂中漫射。

教堂的布局到底需不需要方位座向考量?米兰主教座堂是精準的坐东朝西,以这个纬度来说,北面日光直射机会很少,常年都埋在阴影里,这也是为什幺网路上很少看到游客白天从艾曼纽拱廊拍摄教堂的照片,几乎都是站在西侧广场拍照,不管是豔阳高照或是夕阳余晖都很多,当然和座向与纬度息息相关。

古典与当代的微妙对照─从义大利米兰主教座堂看塞里亚泰教堂

塞里亚泰教堂天光洒落的主堂

波塔设计的塞里亚泰教堂是坐西南朝东北,所以南侧直射的阳光,有东北、西北两侧的採光天窗负责接收,几经反射后洒下会堂,使整个会堂光线均匀明亮。而西南座向的圣坛,设计了外凸的两湾月眉型的天窗,光线由上而下,洒落在讲坛内凹的背墙,呈现出圣坛上的尊荣气氛。

波塔说:「离开光就不存在空间,是光创造了空间。」当视线进入会堂,金光闪烁的壁板与抛光面的维罗纳石地板,让整个场景彷彿置身烤炉,热火翻腾。

会堂入口的黑色山墙非常诡异,他是透过重複的金属网格交叠,当光线在细孔中渗漏时,怎幺看都像是颤动的黑色火焰,很不安份,完全停不下来。在这栋房子里,充满了令人惊讶的效果。如果没有忘记,站在米兰大教堂入口侧的超巨型三角大理石墙,这个重要的实体语彙,在塞里亚泰教堂里已经转化成虚的、穿透的、跳跃的,却不靠任何雕刻装饰。

室内墙上最大面积的装修材料是金色涂装的杉木条,金色画框製作的技术,并排构成横向等间距的木格栅。视觉上让光线更均匀,削弱光线折反射后的锐利感,引导视线逐渐往上,也就是为什幺进入会堂会不自主地抬头,直到看见天花板便有一种「彷彿天开了」的感动

不规则创造意想不到音场
如果以空间的声学来说,「传统鞋盒式」设计虽然是普遍认为理想的音乐厅空间形状,但随着电子声学、营建及材料技术的提升,教堂空间的形状已经非常灵活,特别是尖锐面对于声音扩散很有帮助。塞里亚泰教堂主堂室内的形状,底层是均匀方正的矩形,但上部空间因为切割面与天窗等造型,有很多墙板外露,直接声波被打散,而墙上的杉木条,在音场上提供均匀的反射,间隙则与帮助残响(Reverberation)与高低频声音的控制。

目前市面上有很多吸音板材料可以选择,以耐燃材料刻沟沖孔居多。刻沟沖孔后背衬吸音棉的效果,与波塔的条状杉木意义相同,差别是在声音钻进孔洞裏面,是用什幺材料吸收声波、吸收多少,这就得看教堂需要的声音环境,敬拜的诗歌类型、会堂整体的容积大小等。不规则形状的教堂,往往可以创造出意想不到的优质音场。

非传统的雕刻艺术
由于讲台与背墙太重要了,会众在教堂里超过90%的时间盯着台上。塞里亚泰教堂背墙是义大利艺术家朱利亚诺(Giuliano Vangi)的创作,波塔为他留了两道弧形墙,外凸出教堂主体,于是有自然天光由天而降。弧形的墙体仍然是用红色的维罗纳石材,但有别天主教堂的做法,并不是挂出十字架,耶稣圣像也不在十字架上。

古典与当代的微妙对照─从义大利米兰主教座堂看塞里亚泰教堂

塞里亚泰教堂黑色火焰大门室内

以朱利亚诺一贯的创作风格来说,他的人物刻画应该是率直不修饰,五官也应该是异常的放大,颜色厚重形体粗旷。在塞里亚泰教堂里有些不同,这幅「基督与敬虔的妇女」作品,尤其耶稣是渗透入石头的雕刻方式,可以看到耶稣的身形隐入淡淡的山城,而耶稣的脸则是完全阴刻的方式陷入石体。右边的妇女位置比耶稣高许多,紧邻天窗,阳刻的方式迎接日光,与耶稣昏暗的脸强烈对比。将耶稣受难的场景刻入圣坛,接引天窗的间接光,而不是传统大教堂彩绘玻璃的背透光,这是一种建筑与雕塑配搭布局的手法,用雕塑创造建筑,再用建筑空间铺陈雕塑。

相较于位在杜林的圣容教堂,塞里亚泰教堂是波塔建筑师更早的作品,乍看似乎是当代的新教堂,熟练的营建技术所创造的纯粹空间,可是当我们将古典的米兰主教座堂与塞里亚泰教堂做比较,这真的是微妙的进化版。或许我们不认为塞里亚泰教堂高挑的尖角代表天使的翅膀,但不可否认他在这个纬度,準确迎接日光的角度,微妙的创造了神圣空间的崭新性格。


DATA
塞里亚泰教堂 教宗圣若望23世牧区中心

位置:Via Fiume Po 1, 24068, Seriate, 义大利
建筑师:马里欧‧波塔Mario Botta
土地面积:26300 m2
建筑面积:2137 m2
主堂面积:741 m2
设计:1994年
献堂:2004年年5月8日
造价600万欧元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