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文化绿色 >2009年县市长选举结果之分析 >

2009年县市长选举结果之分析


2020-08-08


2009年县市长选举结果之分析
第十六届县市长选举已顺利落幕,在17个县市的选举结果中,国民党共获得12席,民进党获得4席,无党籍获得1席。原本选情不甚热络的县市长选举,在选举后期国民党主席马英九总统及民进党四大天王相继投入辅选行列后,固然使得选情加温不少,惟从选举结果显示,多数县市仍旧依循既有蓝绿基本盘走势,马总统及民进党四大天王等政治人物的辅选,只能达到固守基本盘的效果,但仍无法对各县市蓝绿基本盘产生翻转之效果。至于此届县市长选举结果之胜败如何评断,端视从哪个角度切入,若从县市长总得席次而论,国民党囊括17个县市的12席,堪称是此届县市长选举的赢家,但若从民进党所设定「宜兰县胜负论断县市长选举成败」论之,民进党也是赢家;因此,持平而论,县市长选举这回合,国民两党应战成平手。以下谨分析此届县市长选举结果,并提出对明年直辖市长选举之可能影响。

一、县市长选举结果之分析

国民两党得票率接近,显示民进党已从谷底回升

此届县市长选举,国民党的全国得票率为47.88﹪,民进党则为45.32﹪,国民两党的得票率差距,已比2008年立委选举及总统选举拉进不少,此选举结果显示,民进党已从2008立委及总统选举败选中逐渐走出阴霾。民进党在此次县市长选举,除了巩固既有云林县、嘉义县及屏东县等3个执政县市外,还拿下民进党人称为民主圣地的宜兰县,虽然民进党在获得席次的数据上只拿到4席,但从民进党得票率提升的选举结果,对于蔡英文主席地位的巩固,及提振民进党士气有很大地帮助,也显示民进党已从谷底逐渐回升。

虽然国民党失去花莲县执政权,却突显国民党改革决心

此届县市长选举,国民党在多个县市均面临党内分裂的危机,其中又以新竹县、花莲县及金门县等三个县市最为明显,最终的选举结果,国民党顺利稳住新竹县及金门县,但却失去花莲县的地方执政权。严格说来,被国民党开除党籍的傅崐萁,其在各项民调的支持度均是所有候选人中最高的一位,但因为国民党内党员参加公职人员选举提名办法之规定,纵使傅崐萁民调支持度最高、当选机率最高,也不符合参加国民党内初选的资格,更无法被国民党提名成为候选人。因此,虽然国民党在此次县市长选举中失去花莲县地方执政权,但却突显国民党及马英九主席的改革决心,换言之,国民党在花莲县的选举结果虽然不尽理想,惟另方面可说是赢回清廉改革的正面形象。

多数选民仍给国民党「完全执政,负完全责任」机会

虽然国民党在此届县市长选举中的席次及得票率均呈现下滑趋势,但从总席次仍达12席,竞选连任的县市长,除了宜兰县的吕国华县长外全部连任成功的选举结果,显现出这些县市长的施政成绩是受到肯定的,且在国民党掌握中央执政权的情势下,国民党中央「中央地方一条心,台湾进步有信心」的文宣诉求受到多数选民的支持;换言之,就如同马英九主席所言「十分感谢选民对国民党宽厚,愿意在景气不佳、失业率高的状况下,让国民党继续在12县市执政」,此显示出,多数选民仍给国民党「完全执政,负完全责任」机会,在一定的施政时间内,期望国民党在中央及地方施政拿出更好的成绩。

二、 县市长选举结果对明年直辖市长选举之可能影响

北蓝南绿基本盘恐不易打破

此次县市长选举结果,国民党锁定突破的县市包括嘉义县、屏东县,民进党锁定突破的县市包括南投县、台东县均无功而返,显示出蓝绿固守的基本盘甚难被他党阵营所突破,因此,明年直辖市长选举,国民党若欲光复高雄市、大台南市,或者民进党想拿下台北市、新北市,甚至是台中市,都具有一定的困难度,在两党提出单一候选人相互竞选的前提之下,北蓝南绿的基本盘恐不容易打破。

党内是否分裂及提名人选特质,将是直辖市长选举胜负关键

此次国民党在部分县市面临党内分裂的问题,虽然最终选举结果仍巩固部分县市的地方执政权,但严格而论,国民党在这些县市赢的并不轻鬆,因为在国民两党得票率逐渐拉近的情势之下,国民党内分裂确实让民进党有可趁之机,反之,在民进党选情优势的地区也是如此。因此,国民两党党内是否分裂,以及提名人选的特质,将是明年直辖市长选举胜负关键。

国民党施政成绩对于明年直辖市长影响将更为显着

此次县市长选举,国民党在席次及得票率呈现下滑趋势的两个原因,一方面乃是投票率不如预期,另方面则受执政党的施政包袱所影响,包括经济景气回升速度不如预期、失业率下滑幅度不符期待….等等,均间接影响国民党籍县市长选情,明年直辖市长选举的日程,是国民党已执政两年半的时间点,马政府的施政成绩对于直辖市长选举的影响将更为显着。

许多媒体观察者及政治评论者均将2009年县市长选举以及2010年直辖市长选举,视为是2012年总统选举的前哨战;而民进党也将这两场地方选举视为未来能否在总统选举施行「地方包围中央」策略的重要关键。惟笔者认为,将县市长选举扩大解读为总统选举的前哨战,或者是马政府的期中考,均非客观公允之解读,此乃因为县市长选举的胜负关键,主要着重在候选人的个人特质及地方施政及服务成果,若刻意捨弃候选人的特质、县政主张及施政成果来加以解读此届县市长选举结果,不仅恐轮为政党恶斗之论述,似也不利台湾民主政治之发展。

<>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