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世界机器 >看主人面打狗 >

看主人面打狗


2020-07-26


看主人面打狗

社民连的黄浩铭,在立法会外面打示威者。有以「示威者先动手」为黄浩铭解话。

无论怎样,手是动了,泛民急了,因为长年靠「泛民vs建制」结构作综援配给式选举工程的他们,与民意脱节。他们日复日的打议员工,突然发现外面集结了一班群众,反对着一条他们完全不明白内容的议案。上网?平时都是助理搞的。网络mix版权,这班人过五十的老人,识条铁咩?

于是他们就算有美帝传媒护航、吹捧,也是反应慢、身影丑,在立法会外,被人嘘到连话都说不出来。

黄浩铭也许可以好像一年前,反新界东北的那一役,在群众动手之前扑出来,质询、阻止、反问,打掉民众动武的那股元气;但现在也许是不行了,而泛民长期面对民意,都是用「一切都是热狗搞鬼」,他们连自己都催眠了。但网络议题是一个他们不熟悉的异域,他们心底慢慢也了解,这不是甚幺热狗,热狗在区选大败,选举(仕途)主义的他们心里快慰,也令他们无法再继续认定,都是热狗派人狙击。

当他们踏出《苹果》、《明报》那些传媒营造的假世界,他们发现自己并不是那幺受欢迎,不是那幺玉树临风、忧国忧民;他们在议会外不是像昂山素姬那样挥手微笑,而是听见环迴立体声的「收皮啦」。尊贵的议员,被围着走不出去,很狠狈,这些动作,没甚幺意义吧,但纯粹羞辱一下平时高高在上,自以为代表市民、但蓝血而一点民意触觉都没有的泛民贵公子贵妇,也令人有一下快慰。

民众的心理并不是那幺难懂,只是泛民口里说不,身体已经溶入建制,有车有楼有跟班,是实实在在的建制派;小民的心思和忧虑,这班高级中产不明白的。

黄浩铭打人的时候,那个骑劫光复行动、「代」行动者道歉的Figo Chan也在。黄浩铭那股闹事的模样,一股黑道气,几十秒,我们就看见社运圈的本质。

政客、议会里的老细不得人心;帮闲跟班泊车仔,抢先动手兇人。这些资深社运在政治冲突的现场,如陀地睇场;佔领时,陶君行在学联去旺角的时候,也不面红的说「呢度我睇既」。那幺打狗看主人面,打狗同时也是打主人,黄浩铭自己依仗泛民和梁国雄的议员威风,作威作福,自我感觉良好妄想为民请命,当下报应来到,各安天命,到时打人的可以找Figo Chan代为道歉。

反过来说,黄浩铭要扯一个示威者的面罩,就是扯所有蒙面者的面罩,针对那些「不是他的人」。黄浩铭一直扮演一个大言炎炎不设实际的理想青年,省省吧,收皮吧,你信的还不是黑社会集团帮派的逻辑?

以前黄浩铭全力支持「和平佔中」,自我FF了一个将非暴力当成信仰(而非策略)的「泛民版.甘地」出来,那幺被人打之后还手,怎幺都是要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否则输了整场运动,不能争取中间派支持。

现在有人做黑面打人,黄浩铭应该马上展现其圣人筋骨,否则他和他的路同人平时批评以武制暴、口罩蒙面之类的stand point在哪里?以身作侧,当仁不让,就是你了。
有个都市传说,谓《叮噹》的终极结局,是大雄乃一名自闭症患者,无所不能的叮噹只是他幻想出来的东西。泛民靠六四、普世价值、中美茶礼三座大山廿年,现在坐食山崩。叮噹都会无电,大佬越做越缩,自身难保,寸步难行,跟大佬都跟个有前途的。黄浩铭的港猪村要灭了,网络廿三条要过,大家一齐死,你这个村长恐怕做不了多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