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学术乐园 >借光自习‧坟场出校长 >

借光自习‧坟场出校长


2020-06-18


借光自习‧坟场出校长(槟城7日讯)恆毅中学校长吴文宝自小苦过穷过,他一家十口挤在一间无水无电的茅屋内,靠山水和一盏煤油灯度日,但为了节省,家人在入夜后都不点灯,促使他与弟妹被迫在晚上8时就得上床睡觉。不过,为了争取时间温书,天不怕地不怕的他竟跑到阴森恐怖的坟场,借着坟场的灯光温书一小时,以此自习恶补。凭着这股孜孜不倦的好学精神,吴文宝今日当上了校长,成了穷家小孩的学习典範。不少穷小孩因为出生贫穷而失去入学或升学的机会,但吴文宝自小就被灌输“读书能改变命运”的观念,因此,即使再穷,他也坚持不放弃读书。他接受《》访问时说,在他们的年代,穷学生穿补过的衣服,没上补习课,没参考书是很正常的事。“因为家贫,我们一家都租住在白云山坟场附近的一间茅屋,但家里没有电灯,加上家人又想要节省而不点燃煠油灯,所以一到晚上,我家就都漆黑一片。贫穷非借口爱读书的吴文宝为了温习功课,每天一到傍晚6时,就会到坟场去,借坟场的灯光读书,当时弟妹也很喜欢随他到坟场玩耍。虽然坟场有灯光,但晚间也有很多蚊虫,所以吴文宝与弟妹只能留到晚上7时,晚上8时就上床睡觉。虽然只有区区的一小时温书时间,但在日积月累下,吴文宝汲取的知识越来越多,对世事的看法也日趋成熟,小小年纪便已成了一个有思考力且懂事理的孩子。“我对自己的课业要求很高,所以我也养成天天勤背书的习惯,很多课本的知识与字句,我都能背得滚瓜烂熟。”吴文宝说,虽然家里贫穷,但母亲却是一个很重视教育的人,在母亲的影响下,他对课本及课外书产生很大的兴趣。“我的母亲常常会叫我好好的读书,将来才有机会离开这间茅屋,去建立一个舒适的家园,而这样的价值观,让我了解到,穷人是可以用读书来改变命运的。”他说,贫穷不是阻止一个人成功或上进的借口,只要肯努力肯下苦功,就一定能考取好成绩。“只要努力读书就能考取好成绩,终于,我的努力得到了回报,不但大学毕业了,现在还成了校长。”事隔多年,坟场还在,吴文宝的母亲仍住在祖屋内,每回探望母亲时,吴文宝都会不自觉的走到坟墓回忆小时候读书的点点滴滴。从没埋怨家贫吴文宝说,他从未埋怨过家庭的贫穷,反而感谢父母让他能够自由的学习。“过去的苦,成了我人生最好的磨练,我对过去只有感恩与惜福,没有一句怨言。”他认为,教育是人生中最重要的部份,通过教育可改变一个人的生活及环境,读书也可以让一个人获取更多的知识。鼓励贫穷生努力向上如今已成为校长的吴文宝,从不吝啬于向人分享自己过去的苦学日子,并且也以自己的刻苦经验去鼓励贫穷学生努力向上,坚持理想,重要的要懂得自爱。“不要因为经济能力不好而弃学,穷学生一定要更努力读书以争取奖学金,让自己有机会接受更高的教育。”坟场当图书馆坟场向来是生人勿近,但吴文宝却把坟场当图书馆,令人佩服他的胆量。问他在坟场内读书的感觉,他说,可能是他们从小就在坟场附近长大,也常到坟场玩乐,所以从未觉得坟场阴森森,反而觉得有一种亲切感。觉得坟场有亲切感“你问我当时有没有害怕,我不知怎样形容,因为单纯的我一心只想借灯读书,根本没有想到怕不怕的问题。”他说,坟场是一个宁静的地方,所以在坟场唸书永远不会被干扰,他可以很专心很投入的唸书。他还打趣的说,在坟场内他可以大声的朗读,即使读得多不好多难听,也不会有人来笑你。“在坟场他只听到虫声及鸟叫声,我很喜欢这种虫鸟陪伴读书的感觉。”到了吴文宝上中学时期,因政府开始施行乡村发展计划,加上当时猪价不错,所以他的父母便向政府申请购买4支灯柱与街灯,并安装在家门外,而且家里也有了电灯,令吴文宝兴奋至极。“但因为我们都习惯摸黑做家事和做功课,所以家人和我初时都很不习惯屋子亮亮的。”他披露,即使家中已有电灯,他还是喜欢在坟场读书,因为坟场更适合默记与朗读。遗传父亲刻苦耐劳吴文宝的刻苦耐劳或许遗传自父亲,他说,父亲是一个勤劳刻苦的人,为了一家的生计,父亲每天一大清早就出门,替老闆搬运锡米赚取家用。当时,父亲一天的收入有六七令吉,有时则仅有两三令吉。他说,他是潮州人,所以也养成了潮州人克勤克俭的习惯,每天家中的主食不是鹹蛋、鹹鱼,就是虾米青菜配粥水,这样的生活,在现代人来说可能会觉得很苦,但他与兄弟姐妹却觉得甘之如饴。漏水声当音乐欣赏住在茅屋的日子教吴文宝难忘。他说,下雨天屋顶漏水,他就把漏水声当成音乐来听,苦中作乐;放学后他就去帮忙父母养猪、鸭及鸡,生活虽苦但乐在充实。他回忆说,祖父母在日本战争过后,举家从新港搬到白云山茅屋居住,当时两老受聘于园主,负责照顾果园。该地当时只有2间屋子,另一间是在马路附近的马来屋。“即使是茅屋,也是租来的,茅屋有2间房间,但遇到下雨就会漏水,当时还是小孩的我,会把漏水声当成音乐来听,倒听得怡然。除了漏水,茅屋也没水没电,所以家中的用水是从山上流下,煤油灯为是唯一的照明。”吴文宝说,他是家中的长子,茅屋根本容不下一家10人,所以后来在一家人的合力下,他们以洋灰扩大了居所範围,兄弟姐妹们这才拥有一间可以睡觉的卧房。小时当弟妹补习老师由于家里没钱让孩子们上补习班,身为长子的吴文宝小小年纪就充当弟妹的老师,教“学生”做功课,注定他长大后要在教育界服务。“小学时,校长曾说,锺灵中学是一间很好的学校,但因有限定学生人数,不是人人都可以考得进。过后,我把考进锺灵为人生的第一个目标,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我最后成功考进锺灵。”不说不知,吴文宝当年唸大学的目的,是为了追求一份虚荣心,同时也是为了能在工作上取得较高的待遇。列考进锺灵为第一目标“当时的大学生是少之又少的,尤其是贫穷区的孩子,唸大学可说是非常高的荣誉。看到大学生一出社会工作就有600令吉薪水,所以当时我就想,不管如何,我也要考上大学。”他坦言,在兄弟姐妹中他最爱读书,而受最高教育的也是他。‧2012.04.07

上一篇:
下一篇: